新闻中心
 
 
从劳工党到海鸥 陈凯希走过动荡年代
May 18, 2016
来源: 南洋商报
 
   
陈凯希坚持,做人必须保持一贯的信念,被人看似傻也不见得是坏事。 1973年的陈凯希(左二)被释放,步出首都火车站获得拉惹古玛医生(左)及胡汉光与陈秀英的迎接。 陈凯希最初是为了“吃饭”才创立海鸥。
 

劳工黨、老友、海鸥。

这是陈凯希人生中,密不可分的三个关键词。

他曾经是政治犯,一度觉得真会直著进去,横著出来。

他曾觅职都碰壁,但即使是人生最低潮他都心悬老友。

他创立海鸥集团,本只是为了让身边的好友得以糊口,顺便以“做生意”为由,在当时仍被警方监视情况下得以全马走透透,和劳工黨时期的战友相聚。

他们这批政治人,一开始经商竟然都被骗惨了。

但是,陈凯希认为,被看成傻有时也是好事。

从劳工黨领袖到在内安法令下被捕,拘留8年零1个月获释後,创立海鸥集团担任董事经理,再到公司上市,市值过亿。

陈凯希一生充满传奇。

生於1937年的陈凯希,父母任职校长與教师。由於那是动荡的大时代,他小时就当过打井水工人也修过自行车,需帮补家裡经济。

“当时是英殖民时期與二战期间,日军侵略马来亚,所以必须跟著父母到处避难,转了7所学校,学业也无法好好完成。”

做苦工锻炼體魄

二战结束後,陈凯希的父母因参與民主同盟会而被英殖民政府遣返中国,父母被迫带著6个弟妹返回中国,留下他與大姐二人继续在南洋漂泊。

陈凯希在中学时辍学,为了糊口他幾乎甚麼工作都曾做过,也就在那个时候把他的毅力及耐力锻炼出来。

“那段时间是一个很好的磨炼、使得我勤劳、刻苦耐劳、顺服。做这些苦工也可锻炼自己的體魄。”

正因陈凯希长期接触劳工阶层,他看尽劳工被欺压、人权被践踏等社会不公,促使他参與捍卫劳工权益的职工会,最後加入劳工黨,开始从政。

他在50年代中期加入劳工黨,成为柔佛分部受薪秘书,历任劳工黨副总秘书,並担任社会主义阵线(社阵)副总秘书。1959年及1964年曾分别参與国会大选,但皆失败。1961年至1963年,获选为新山市议员。

但是1965年时,陈凯希與社阵人士在2月13日组织大会,抗议政府打压社阵,结果被政府援引内安法令拘留。

内安法拘留 被恐吓横著出去

被援引内安法令拘留的那段时期,让他难忘的是当局对政治犯的恐吓:“只能直著进来,横著出去”。

陈凯希从被拘留那日起就未曾想过自己可以活著走出扣留营,因此面对前妻的願意等待,他毅然地选择和其分手。

“她说要等我,但我知道我可能无法出来,所以就跟她分手。”

记性不好日子较“好过”

被拘留期间,和陈凯希原是同志关系的现任妻子陈秀英,常到监牢探望他。有一次,陈秀英在前往扣留营探望陈凯希的途中遭遇车祸,手受重伤。

回忆这段往事,陈凯希打趣地说:“当时我心裡很内疚,心裡就想,我若能出狱,就会娶她,至少有个表态嘛。”如今,两人已携手走过超过40年光阴。

扣留时期固然有些事让陈凯希难忘,但他自谦也自嘲地说,其实自己记性不好,许多事情都记不清,但也正是如此,让他在扣留营的日子比较“好过”。

“在扣留营里,最好的就是常忘记东西,若你一直去想事兒,很容易被逼疯。

“我虽然属於比较笨的人,却比较硬朗,我曾看过一些书籍(被其鼓舞),(心想)关就关吧,也不要想太多。”

1967年,在拘留所里的陈凯希,依然获选为劳工黨总秘书,而这也是劳工黨最後一任总秘书。

有条件获释 找工作碰壁

1973年3月,陈凯希获当局有条件释放。

所谓“有条件释放”,陈凯希解释,他获释後有6年的限制拘留期。

在这段期间,他只能在巴生(当时的活动范围)走动,若要去隆市或其他地方则必须去警察局报告,而晚上10点前也必须报到,若过了晚上12时仍未归,警方就会过来“打招呼”。

获释後的陈凯希一贫如洗,他托朋友帮他找工作,可惜因政治犯的身份而处处碰壁。最後找到一份在橡胶公会当座办的工作,可是,仍因身份问题而无法任职。

“当时的主管一开始看到履历,觉得我可以出任,但第二天我要上班时,他却突然认为我的背景很‘大’,他们不能(聘)请我。”

最後,陈凯希唯有在陈秀英的介绍下,到农场工作。

機缘巧合下,他加入卖中成药的英豐公司先出任书记,後再由其故友兼该公司老闆之一的黄循营推荐担任经理一职。

黄循营曾任文化青年及體育部副部长,他也曾是社阵人民黨一份子,也曾因左派身份被当局扣留。

“我一向来都很勤劳。他给我经理职位後,我就看了很多和中国有关的书籍,也跑到全马找许多老友,把这些人变成18个(據)点,让他们跟著我批发中成药。

“我把中国的(中)药带入,赊账给这18个点(一起)卖药。”

创立海鸥养活老友

在英豐公司工作2年後,陈凯希於1975年,以16萬8000令吉的资本创立海鸥。当时参與投资的股东皆是他的老友,每人出资不过数百到两三千令吉。

“有个新加坡的朋友拿到的中国药酒代理要交给英豐(公司)做,但英豐的老闆不要做(药)酒,因为税务太重,最後就给海鸥做。”

他说,当时他也把英豐公司的领导邀请入海鸥担任伙伴,他一直很感恩英豐这贵人的支持。

“创立海鸥其实就是为了‘吃饭’,因为我本身没有资金,也不能做老闆,但可以做生意,这可以使我跟身边没有工作的老友一起共事。”

借做生意全国走透透

对於政治犯,警方不允许陈凯希平日里和曾被拘留的老友往来,而他正是以做生意为由得以全国走透透,和这些前战友来往。

“若我当时(限制拘留期)没有这麼做,用那6年搞海鸥,我也没有今天。这批人对我来说,都是恩人。”

初入商场经常被骗

陈凯希感叹,初入商场时期非常困难,他和老友们没有一人懂得如何做生意,因此经常被骗。

“哎呀,困难啊,我们都不会做生意,整天给人骗啊。

“很多人一直来骗我们,这些人实在没有良心,整个罗里的产品都被骗(走),损失得欲哭无泪。”

尽管如此,他坚信做人做事都必须贯彻始终,对别人好,别人也会对你好。

“(做人做事)要一贯,从第一天开始到今天,都要一直这麼做,人家才会认为你是真的,而不是赚了钱後就大吃大喝、做壞事,我们一直在做好事,其实傻才是好事。”

“若你越傻人家越要来骗你,但你自己要心裡有数,不要真的傻……其实被人看成好像傻,也不见得是不好的事。”